佛法传播--狗万网_狗万app稳定_万狗 怎么提款-走进佛学宝库

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狗万网
       首页        梵音研究        经典下载        每日静思语        弘法照片
  当前位置: 主页 > 佛教艺术 > 书画 > 正文  

中国书法家余好建沐手恭书天台山慈恩寺《白玉大藏》经文系列

时间:2013-03-30 10:32来源: 余好建博客责任编辑: admin点击:
字体:最大 最小 颜色: 绿

 













 
 
 
中国天台山是佛教中国化第一大宗的发祥地,天台山慈恩寺更是以康熙皇帝曾驻跸于此的千年名刹及“世界人工古洞之最”而闻名世界。由天台山慈恩寺方丈、国际佛法传播中心秘书长、国际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智渡法师发起,由中国书坛泰斗、西泠印社执行社长、中国美院教授刘江先生和国家文化部中国文化促进会书画委委员余好建先生等海内外诸多书家国手联袂手书,由中国具备传法资格的佛门法师、着名学者以及华语高僧共同参与编审的慈恩寺《大藏经》玉版书刻,由数十万块无价之缅甸白玉板雕刻而成,体现出中华之尊典籍《大藏经》的至尊价值,将存放于“世界之最”之慈恩寺“天台洞窟”之中。这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大工程,更是弘扬佛教文化、推动中国书法的骇世之举,必将成为国宝级的文化艺术精品。
    
    余好建书法简历
 
■ 国家人事部中国书画人才资格审定委员会授予“中国书画人才艺术奖”
■ 国家文化部中国文化产业促进会书画艺术委员会委员
■ 中国书法艺术家协会理事
■ 中国现代青年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
■ 杭州市引进人才、杭州第一位入选电脑书法字库
■ “杭州祈福2013”十佳幸福使者(杭州书坛唯一代表)
■ 中国天台山慈恩寺白玉雕刻版《大藏经》特邀抄经国手
■ 为佛教正道寺、六保禅寺及道教二王殿等题写大殿金匾
■ 拟候任中国国家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余好建,出生于1974年12月,杭州市拱墅区人,祖籍千岛湖窄坑。书法艺术深造于中国美院,致力于将书法与禅缘的境界珠联璧合。
余好建书法作品二十余次荣获全国书法大赛奖,作品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北京民族文化宫、五台山展出,被国家人事部中国书画人才资格审定委员会评为中国书画人才审评交流二等奖。书法作品入选《中国书画艺术百科全书》、《中国书画艺术精品大典》、《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中华当代文化精粹博览会优秀作品集》、《中国书法作品精粹》、《中国国际书画篆刻家年鉴(书法卷)》。曾与时任西泠印社副社长、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主席的郭仲选先生、西泠印社执行社长、中国美院教授刘江先生的墨宝一并入选出版《中华书画名人作品选》。
国家人事部中国书画人才研修中心和人民日报社新闻培训中心,共同邀请参加全国书画艺术创作研讨会。我国最高的中央级艺术研究机构——国家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邀请参加中国文化艺术书画高级研修会。
中国第一款形象招牌体字库《余好建中国形象招牌体毛笔电脑字库》将于2013年8月问世。已公开发行的《余好建行艺体硬笔电脑字库》广为社会所用,获得中国最大字库网站“找字网”热门推荐。
2012年12月31日,由杭州市委宣传部文明办、杭州市文广集团、共青团杭州市委等联合主办的《美丽杭州﹒祈福2013》大型跨年祈福活动隆重举行,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翁卫军宣开幕。作为杭州书法领域的唯一代表(“福”字手迹被石刻于杭州西溪湿地),在净慈寺钟楼敲响新年钟声,并以行书作品《美丽杭州,祈福好运》,在电视和网络现场直播中向全市人民祝贺新年。
曾就职于《中国改革报》驻浙江省政府记者站、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策划发表有大量报道。曾以中央级综合经济大报——《经济消息报》特约记者身份,专访原浙江省省长柴松岳。
【为以下单位或领导题字(部分)】
为浙江省有关领导、省市局有关领导题写作品
为《浙江日报·世纪特刊》(2000年1月1日)题字《共祝开元盛世》
为杭州市拱墅区城市形象片题写片名《相约运河,喝彩拱墅》
为安徽肥东银行挂历封面题字《厚德载福,长乐无极》
为振石控股集团题写片名《传奇振石》
为中天控股集团题写片名《中天之歌》、《中天英雄》、《中天家园》
为杭氧集团题写片名《让杭氧成为中国骄傲》
为浙江新化化工题写片名《大器天成》
为浙江致恬装饰题写《设计之道》
为昌海石材题字《天下第一石》
为哥山数码科技题字《四海高鹏亲如哥,一诺千金重似山》
为千岛湖题字《千岛湖上湖,窄坑农家乐》、《乌龙山庄》
千岛湖《余好建书法暨中国名家书法石刻文化园》已在规划中......


【书法与宗教】
    于2013年2月19日,虔诚探望了德高望重(96岁)的灵隐中印寺住持定兴大师。
于2013年2月23日,书法真迹(隶书《佛》、行书《缘》、行书《正道寺》、行书《净土禅宗》、行书《妙顺厚德,佛光普照》)永藏千年古刹德清正道寺,并敬书新大殿正门头匾额《圆通宝殿》、《普渡众生》。
于2013年2月25日,书法真迹(行书《佛缘》)永藏隋代皇家寺院天台国清寺。
于2013年3月3日,书法真迹(隶书《灵气陶然》、大楷《弘法》、行书《洞天佛国颂》)永藏天台山慈恩寺。与国际佛法传播中心秘书长、台山慈恩寺方丈、国际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智渡法师品茗鉴字,应邀手书白玉雕刻版《大藏经》。
中国天台山是佛教中国化第一大宗的发祥地,天台山慈恩寺更是以康熙皇帝曾驻跸于此的千年名刹及“世界人工古洞之最”而闻名世界。由天台山慈恩寺方丈、国际佛法传播中心秘书长、国际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智渡法师发起,由中国书坛泰斗、西泠印社执行社长、中国美院教授刘江先生和国家文化部中国文化促进会书画委委员、国家级书法家余好建先生等海内外诸多书家国手联袂手书,由中国具备传法资格的佛门法师、着名学者以及华语高僧共同参与编审的慈恩寺《大藏经》玉版书刻,由56.5万多块无价之缅甸白玉板雕刻而成,体现出中华之尊典籍《大藏经》的至尊价值,将存放于“世界之最”之慈恩寺“天台洞窟”之中。这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大工程,更是弘扬佛教文化、推动中国书法的骇世之举,必将成为国宝级的文化艺术精品。
     于2013年3月7日,书法真迹永藏六保禅寺(行书《慧光普照》)、皇觉寺(行书《弘法》)、大佛寺(楷书《修法》),南宋道教名胜二王殿(行书《道》、行书《吟风》)。并应邀将为六保禅寺、二王殿题写大殿金匾。   
     于2013年3月9日,书法真迹永藏古山禅寺(行书《静》、《静观》)、云岫禅寺(行书《禅心》)和南宋道教名胜烟霞观(行书《润心》)。
     于2013年3月12日,书法真迹永藏仁馀寺(行书《师心》),并为永泉寺大雄宝殿上梁法会题字(隶书《大德》)。
 
  
附件——
      《佛说頼吒和罗所问德光太子经》
西晋三藏法师  竺法护   
闻如是一时佛在王舍城灵鸟顶山与大比丘衆千二百五十菩萨五百人俱
尔时贤者頼吒和罗止顿舍衞国尽夏三月更新具衣鉢着其被服与百新学比丘俱所作已办共游诸国往诣王舍大城灵鸟顶山
       於是贤者頼吒和罗行到佛所稽首佛足却住一面頼吒和罗问世尊言菩萨大士奉行何等得一切竒特功德之法致无动畏之慧超异之智发遣辩才光明彻照入一切智教授衆生令得解脱断於狐疑以善权方便示衆一切智言行相应所问诸佛常以巧便得诸佛意一切所闻法皆能受持疾逮一切智尔时贤者頼吒和罗以偈赞叹问佛而说颂曰
       云何菩萨满所愿 何谓所作而审谛 具足智慧功德愿 今人中尊解说是 紫磨金色妙身体 爲人中尊积上德 救济拥护於衆生 愿佛解说无上行 爲如何得无尽智 无量緫持上佛道 云何致得平等行 解决衆人之狐疑 无数亿劫乐生死 其意终不有秽猒 己见无数勤苦人 善权教授令开解 净其佛国眷属具 光明寿命衆亦尔 一切所云爲寂寞 惟愿世尊说上行 降魔官属断诸见 脱於爱欲度想行 云何讲说经法义 愿佛解说诸实行 端正殊好辩才足 爲衆人说柔輭音 饱满世间如时雨 愿佛解说诸觉行 所说微妙如羯陵 梵声无疑明慧音 衆会渴仰於经法 便以甘露饱一切 若有欲学尊佛道 当勤精进志法行 如来所讲悉平等 惟愿法王以时说 我欲听说正眞道 佛天中天知我意 今我不敢扰世尊 惟愿善说无上行 
佛告頼吒和罗善哉善哉能问如来如此之义多所哀念多所安隐愍伤诸天及世间人乃爲当来诸菩萨施令得护行頼吒和罗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当爲汝说頼吒和罗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佛告頼吒和罗菩萨有四事法得清净行何等爲四一者行平等心而无谀谄二者等心於一切三者解了空行四者如口所言身行亦尔是爲四事法菩萨疾得清净行
佛告頼吒和罗菩萨复有四事法得安隐劝进何等爲四一者得緫持二者得善知识三者得法忍四者於戒清净所行平等是爲四事法
佛告頼吒和罗菩萨复有四事法入於尘劳欢悦生死法何等爲四一者菩萨示现佛身入於生死劝诸起灭者令得喜悦法二者爲说柔顺之法三者所有无所爱惜四者得不起法忍是爲四事法
佛告頼吒和罗菩萨复有四事法无所爱着何等爲四一者菩萨不当着家居舍宅二者出家菩萨不当贪财利三者菩萨不求诸功德报四者菩萨不当惜身命是爲四事法
佛告頼吒和罗菩萨复有四事法於法无猒足何等爲四一者於戒无所缺减二者习闲居野处三者奉四贤圣之行四者得博闻是爲四事法
佛告頼吒和罗菩萨有四事法而得无念普有所入何等爲四一者令生善处常值佛世二者听受尊长教而无谀谄三者乐受教命其心不着财利四者得辩才入深法要是爲四事法
佛告頼吒和罗菩萨有四事法得清净行何等爲四一者爲菩萨行无伤害意於人二者弃捐谀谄衆邪之行乐在闲居三者一切所有施而不惜不望其报四者昼夜常志求法见说法者不求其短是爲四事法菩萨摩诃萨得清净行
佛尔时说偈言
        其心不着尘垢法 即便无有恶瑕秽 志意不猒教论议 则能令致无上道 虽遇不贤常一心 普入邪行恶道本 出家学道无所惜 在於山间欲解脱 闲居寂寞无所起 其心不着财利色 捐弃躯体不惜命 行如师子无所畏 心得欢悦知猒足 譬如飞鸟无所畏 一切世间无有常 志求佛道大慧行 常乐独处譬如犀 无所恐畏如师子 心不怖懅无麤志 若得供养无增损 捐去邪语及恶见 智了大行志解道 我爲世间一切护 意爲善权无放逸 意善持戒爲衆导 心不乱着诸恩爱 谨顺正行如救火 常求世尊上妙行 已脱於空无有相 种种具足审寂寞 所住静然智慧明 得甘露味当欢悦 假使得佛觉道意 常爲清净无疑难 緫持辩才其心一 忍一切苦不想得 若有菩萨闻是行 欲求佛道当欢喜 常志精进离懈怠 了秽无知意不害 
佛告頼吒和罗菩萨有四事法爲自堕落何等爲四一者菩萨憍慢而不恭敬爲自堕落二者菩萨作无反复习於谀谄爲自堕落三者菩萨求於供养贪利爲自堕落四者菩萨佞谄邪行求於供养爲自堕落是爲四事法菩萨爲自堕落
佛告頼吒和罗菩萨复有四事法而堕邪壍何等爲四一者懈怠爲堕壍法二者无净信三者起想四者见得供养者有嫉妬心是爲菩萨四事堕邪壍法
佛告頼吒和罗菩萨不当习四事法何等爲四一者菩萨不当与诸邪见人相习二者菩萨不当与诽谤正法之人相习行三者菩萨不当与恶知识相习四者菩萨不当与贪衣食人相习是爲四事法 
佛告頼吒和罗菩萨有四事法得苦痛之罪何等爲四一者以智慧自贡髙怀憎嫉意二者心不欢悦无清净行三者不能忍辱但欲贪他人财物四者谓有我人着法是爲四事法菩萨得苦痛之罪
佛告頼吒和罗菩萨复有四事缚何等爲四一者菩萨喜轻慢於人是爲自缚二者菩萨行世间巧便起贾作治生想是爲自缚三者菩萨意不受法慧爲放逸行是爲自缚四者菩萨缚意住种姓是爲自缚是爲四事
佛告頼吒和罗後当来世学菩萨道者当有是诸瑕秽无行人当供养诸无行者谀谄人当供养诸谀谄者有无智人供养诸无智者贪求衣食无有直心嫉妬种姓谀谄怀邪无质朴心欺诸尊长及诸家室用供养故还相诽谤意贪财利入诸郡国不念说法以闻解人亦无善权於衆人无智慧意自以爲智见他人智慧爲善师便轻慢之设有无行者爲破坏之器还相求长短舍精进行爲无智懈怠不多念智慧还相坏法别离衆会共结怨害转共诤闘谓他无行我承法教不奉禁戒不欲闻法不行精进生於贫窭之中在穷厄家行作沙门但忧求财利其所在处不能得安何况乱志一心虽行佛功德续贪着家室之利自谓我爲沙门也佛言我不谓是辈之人爲行菩萨法如是等人百千劫中不能得柔顺法忍何况欲得佛慧正觉之行
佛言頼吒和罗我不但谓是辈之人堕三道壍亦复当堕八恶之处何等爲八一者生边地二者堕贫穷家三者所生之处面目丑恶四者生邪恶不善之家五者生与恶知识会六者多疾病七者所生处寿命短八者横死是爲菩萨八恶事堕於邪壍所以者何頼吒和罗我不以口言作愿以爲菩萨不以伪乱之人爲清净行不以谀谄爲菩萨行不以贪着衣食爲供养佛不谓贡髙者爲清净智慧不以自见慧行爲断疑垢我不谓嫉妬者有清净意不谓多贪求者而得緫持我不谓不见诚谛之德而有罣碍当得生善处不谓贪种姓着色者当得清净身我不谓想行者当得佛定意我不谓非至诚行者当得清净也我不谓憍慢者当得净洁意我不谓非知猒足者当好法也我不谓贪身命者爲志求法
佛言頼吒和罗我不怨责外六师也责此辈愚痴之人剧於外六师所以者何所言各异所行不同爲欺诸天及世间人佛於是说偈言
无智愦乱爲放逸 轻慢无敬多贪求 与尘垢会起欲想 是辈之人去道远 贪求供养懈怠增 以无精进失净信 便坏净行亡正戒 犯禁法者失善道 生於贫家作沙门 在穷厄中求供养 譬如有人无寳物 从他责望求财产 贪供养故在闲居 在於彼住欲自达 得神通智辩才具 弃捐家室受所有 不见道径随乱行 生於贫穷卑贱家 在丑恶中无力势 堕於贡髙愚痴地 作卑贱者无名德 意贪财利爲放逸 後即生於大恶处 亿劫之中无善迹 假使於道无贪利 诸天人民悉得佛 随岚之风不动人 用供养故不自成 无有功德仰於人 无精进意失善行 爲坏乱教不承法 不能逮得慧道意 以至诚利致佛法 终不失行如道意 志愿甚坚常清净 所奉如应则爲道 我求佛故无所惜 及施身命索经法 是辈舍法不精进 已於道法失句义 有大灯明无能见 我本求索善义说 适闻所教即奉行 断绝一切诸爱欲 已闻种种佛法教 不能究竟一法句 非法行者何得道 譬如示盲之道径
佛告頼吒和罗乃往过世无央数劫长远不可计无量不可思议尔时有佛号吉义如来无所着等正觉在世间教授佛天中天时有国王名頞眞无
佛言頼吒和罗其頞眞无国王典主阎浮利天下广长六十四万里时阎浮利有二万大城有亿千家其王頞眞无有大城名寳照明王所治处其城长四百八十里广二百八十里以七寳爲城南北出有八道所作审谛具足尔时人寿十亿那术歳
佛告頼吒和罗其王頞眞无有子名曰德光端正姝好威神妙绝初始生时自然有千藏出皆有七寳一一藏中自然有诸国王寳其七寳髙八丈德光适生一切阎浮利人皆大欢喜拘闭牢狱皆得解脱其德光太子适生七日之中无智不愽道俗悉具
佛语頼吒和罗於时净居诸天中夜时来到德光太子所语之言太子不当爲放逸之行於是德光太子从彼以来具足万歳之中初不睡卧亦不调戏初不歌儛未曾作乐亦不行来不出游观未曾贪身亦不念歌儛妓乐不贪财利不念家居不着郡国亦无所求一切所有无所爱惜而立一心常在独处以寂诸难得意少有无生不死者身命不可保不相敬重天下恩爱会当别离无有作导师者乱法犯罪忧怖恐惧凡夫之士不知猒足以愚痴力常喜诤闘我今者爲堕无行之中我欲默然无爲彼时太子独处闲居无放逸意远诸爱欲爲等心行
佛语頼吒和罗时王頞眞无他域之中有一大城名乐施财爲德光太子造南北行有八重八百交道以七寳爲城其城七重以七寳爲帐皆以白珠璎珞之一切诸栏楯间有八万寳柱一切诸寳柱各有六万寳绳互相交系一切诸寳绳各有千四百亿带系若有风吹展转相掁出百千妓乐之音声一切诸栏楯前各有五百婇女善鼓音乐皆工歌儛得第一妓所作具足能欢悦一切天下诸国人王以是供给德光太子王告诸婇女曰汝等舍诸因缘昼夜作诸妓乐以乐太子令可其意无得使见不善之事一切栏楯边置诸施具饥者与饭渴者与浆欲得车马者与之欲得衣服华香坐具舍宅灯火随其所求供养具金银明月珠瑠璃水精象马一切诸七寳璎珞以给天下其城中央爲德光太子作七寳宫殿八重交露彼一讲堂上有四亿牀座以给太子城中有园观生华树寳树其树常生悉徧覆盖
佛语頼吒和罗其园观中央有七寳浴池以四寳金银水精瑠璃爲栏楯中有八百师子之头其水由中入浴池其浴池中复有八百师子头池水从中流出池中常生四种华青莲华红莲华白莲华黄莲华周帀有寳树其树皆华实其浴池边复有八百庄饰寳树一切诸寳树间各复有十二寳树各以八十八寳绳转相连结风起吹树转相挠槩出百千种音声诸浴池上皆有七寳交露帐德光太子在其中浴
其讲堂上有四十亿七寳牀座各敷五百坐具其中央敷一大七寳座敷八十亿妙衣以爲坐具座髙五丈六尺德光太子在其上坐一切诸牀座下各有香炉昼夜三友火烧蜜香布诸好华以寳覆盖垂金色莲华殿上有明月珠帐垂八万明月珠出其光明普有所照一切诸树上皆悬诸旛盖一切诸园观中各有九万明月珠其一珠光明照四十里普遍佛国
佛语頼吒和罗其园观中有鹦鹉鸬鹚拘耆孔雀鴈鸟鸳鸯鸠那罗鸟鶡鹎鸟诸耆域鸟皆共悲鸣有种种音声以乐德光太子常作五百味供具
尔时一切房室中有五百童男限年十六以上二十以还皆悉童男都於诸国选择得是诸童男将入彼城悉皆巧黠无所不能皆知天下诸所作爲复将八十亿童女在其城中端正姝好年十六以上限至二十皆工歌儛能令男子欢悦其所语柔輭工谈言语常知应时不长亦不短不肥亦不瘦不白亦不黑口出优鉢华香身出栴檀香皆如天上玉女悉共同心皆悉围遶德光太子鼓乐弦歌於是德光太子心念言我今自然得大怨家衆乱我清白之法我今当作无所惜之行於是太子愁忧不乐譬如有人所见拘系心无所乐德光太子亦如是也见诸婇女妓乐意无放逸亦不以爲竒特亦不贪其城郭亦不着车乗彼具足於千歳中未曾爱色想亦不想声香味细滑皆除诸想当专志一心念言此爲是我怨家之衆我何时出是怨家中去而得解脱爲无放逸行尔时诸婇女白王頞眞无太子不听歌儛忧愁不乐
佛语頼吒和罗时王頞眞无与八万小王俱往诣德光太子所悲泣泪出愁忧不乐感绝躃地侍者即共扶持王令起住爲太子说偈言
愿子且观我诸寳 子初生时自然出 谁娆汝者今语我
吾当重罪诛罚之 今且观是如天上 我从子意之所欲
今者太子有何乏 我能随意令子得 视是诸欲净好目
诸婇女俱鼓乐声 与共娯乐除其忧 悉工鼓音常喜笑 
汝当听是好音声 所鼓妓乐相和悲 今正是意娯乐时 
其池水中有莲华 园观中有叶华实 种种妙好无乱秽 
观是第一自在智 可以喜乐一哀我 入池中洒自恣乐 
中有莲华青黄白 种种红莲光觉人 今子观是何不乐 
鸬鹚鹦鹉拘耆鸖 拘那耆鸟哀鸾声 诸香白莲譬若雪 
孰闻是香不欢悦 明月讲堂平等力 黄金瑠璃爲栏楯 
诸所珍寳最妙好 诸树音声出那术 栏楯边施用汝故 
衆千婇女鼓輭音 亦闻玉女歌乐声 子意何念而不悦 
今太子等爲美好 可以娯乐听我言 父母住此目泪出 
子岂无哀愍我等 
尔时德光太子以偈答王言
彼持功德者 离诸恶见言 我已猒苦乐 不贪无利欲 
皆见於五道 生死诸人民 今当说解脱 父王听我言 
无有触娆我 今吾当何说 我不贪於欲 云何乐歌儛 
一切诸爱欲 我视如怨家 尘劳诸贪爱 堕人着五道 
是诸婇女辈 无觉痴乐之 爲是诸魔事 堕落大系缚 
诸圣贤道士 常不赞叹是 习此爱欲者 爲种因缘根 
是婇女身体 皮革如裹连 筋骨相支拄 如幻无正利 
譬若如画瓶 中满盛不净 譬如在塚间 云何当乐此 
所鼓音乐声 无有亦无受 一切乐无谛 了此爲不惑 
若习於想念 便即失一心 随尘劳音者 譬如痴老人 
一切诸有树 或有炽盛时 亦不可常保 或有无乐时 
其果无有常 亦不常着树 我已了知是 岂当戏短命 
父母不可保 及兄弟妻妇 亲里亦如是 临终不自在 
一切诸所有 如草上之露 不当从其心 自恣爲放逸 
是意不可满 譬若如大海 恩爱甚广大 已得复重索 
衆人贪欲故 各各而懈废 无能缺减者 譬若须弥山 
人以意爲本 身命过去疾 譬如河水流 适合便复别 
尽坏不久立 譬若如电现 贪着三界欲 则爲无智黠 
诸天来语我 无得爲放逸 爲菩萨行者 不贪诸所有 
愿欲得佛道 哀念衆人民 非以婬欲行 可以致佛道 
其有爱贪欲 爲心意作奴 便爲自坏败 不得立功德 
我终不受欲 亦不起瞋恚 如鸟堕罗网 云何得自在 
现於恶思想 爲还自缚身 意不得自在 爲无利空聚 
合爲恐惧身 譬如毒树华 何所是人尊 谓度驶水者 
观视诸人民 流堕恶道者 爲诤空无句 兴起诸邪见 
王当知我意 欲度脱此辈 不令积慢法 疾得度无极 
觉诸睡卧者 疗治於疾疫 爲除去忧患 令立欢悦迹 
欲脱三千世 缚着音响者 爲说善经义 饱满久贫穷 
调诸不成者 拔出於恶道 施盲得眼目 令聋者得听 
爲造解脱灯 立智慧神通 令诸三界人 得三忍平等 
爲作慈哀雨 度诸云雾岸 爲一切衆人 现其光明焰 
便得善觉意 令脱得隂凉 爲雨诸医药 皆令得安隐 
念是以父王 便即坐一心 吾於一切欲 无复志愿求 
但欲索佛道 用哀衆人故 於诸有贪欲 无复有志愿 
孰有智黠人 乐在於是中 云何犯禁忌 令人意迷乱 
若自贪爱色 爲堕大恶道 谁行佛道者 当复爲放逸 
人皆随水流 我当令逆泅 不可以言说 而致得佛道 
当放慈哀光 照於一切人 我不贪受欲 不缚着财物 
我今愿父王 不如与衆还 我欲弃衆会 及一切郡国 
人多求可意 从是致疾病 制意不放逸 胜得亿郡国 
不可在爱欲 而致得佛道 若欲得无上 安隐快乐句 
当诣大山中 在树下而坐 习在於闲居 可得尊觉道 
佛告頼吒和罗尔时德光太子於讲堂上与诸放逸者俱其心秽猒之时太子作三品行何等爲三一者住立二者经行三者坐禅弃捐睡卧具足上行已得八住
时太子夜半闻虚空中声净居诸天嗟叹佛功德广普具足及叹法衆德光太子闻已衣毛爲竖即而堕泪愁忧不乐叉手以偈问诸天言
我在厄难中 诸天愿哀我 今且住听言 我欲有所问 
行在虚空中 爲叹谁功德 我闻其音声 其心爲悲喜 
佛告頼吒和罗尔时诸天爲王太子德光说偈言
今世间有佛 太子不闻耶 佛号曰吉义 救济兼拥护 
奉行诸善本 开化尊功德 衆僧以学问 有亿那术千 
德光太子以偈问诸天言
我傥见世尊 云何知是佛 愿说慈功德 欲知於正觉 
假使往见佛 当问道如何 菩萨行何法 得爲一切护 
於是诸天爲德光太子说偈言
头发輭妙好 英殊而右旋 其顶相威神 好譬如山巅 
眉间相光明 威曜若日出 生妙如右旋 色好白如雪 
觉意爲清净 目爲绀青色 人中尊师子 颜色端正好 
面目常和悦 放亿无量光 普遍三千国 消灭诸恶道 
佛口中牙齿 悉平等清净 鲜洁如拘文 明如好树光 
无乱两二十 合爲是四十 口中舌妙好 还自覆其面 
口所说妙言 令人意欢悦 常无诸谀谄 梵音甚清净 
佛之所讲说 胜百千音乐 除寂诸狐疑 令人得利悦 
种种德无乏 善权决道义 以解黠法华 爲百千璎珞 
其地之音声 爲出天妓乐 譬如天音响 佛语亦如是 
眞陀罗鶡鹎 拘耆及鸳鸯 鴈鹤及鸬鹚 鸠那罗问言 
其音爲如梵 柔輭甚和悦 无谄无有短 觉了一切义 
英儒而玄绝 可诸智者意 清净离诽谤 无有诸想愿 
善施行德义 不闻作瑕秽 彼法行正觉 言功德如是 
世尊之身体 皆有种种好 手臂长出膝 七合皆爲满 
其指纤长好 有若干妙绝 紫磨金色体 心如明月珠 
着身毛輭好 上向而右旋 齐圆而隆起 马藏寂不现 
足下安平趾 其底有相轮 佛膝中正好 平等种种色 
经行若龙王 爲如师子歩 行时默低头 诸根悉清净 
若人散华者 变成爲华盖 有增无减时 是爲佛正法 
若得利无利 勤苦与安乐 嗟叹及诽谤 其心无增减 
譬若如莲华 不着於泥水 正师子如是 无有与等者 
       佛告頼吒和罗尔时国王太子德光闻嗟叹佛功德及法比丘僧踊跃欢喜譬如贫穷饥冻之人得伏匿寳藏其人欢喜譬如盲人得眼目若如牢狱系囚得解脱其人欢喜王太子德光闻嗟叹佛功德及法比丘僧欣喜如是
       於是国王太子德光念言如今闻佛威神证明经法衆僧具足尊行无缺在於生死爲反邪行凡夫之士多无反复贪身自见非是正行爲居家多瑕秽习着欲者当堕苦痛放逸行者智士所离愚痴爲闇冥当於其中爲作平等灯明人意难调名色甚深六入无猒不断诸习当遇苦毒痛痒不安恩爱爲根当杻械诸受难舍与有共合长与怨会生死难断爲人多衆事愦閙疾病迷乱身不坚固会当归死乐少忧多佛法爲第一安不可以尘劳之行贪欲放逸之心而得立功德行今我在愚痴之中不得一心定意不可以乐生死意与恶人会严治善道何况乃欲得无上正眞道我宁可从髙楼上东向自投莫使我诸家眷属於门中作罣碍使吾不得出也
佛告頼吒和罗尔时国王太子德光向彼吉义如来无所着等正觉自投口说是言假使世尊有一切智能悉普见者今天中天当念救我於是吉义如来无所着等正觉申右臂放手光明照德光太子其光明中有自然百千叶莲华大如车轮其莲华出亿百千光明皆普彻照於是德光太子即住此莲华上欲往诣吉义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所遥叉手作礼三反自归尔时吉义如来回光还於是太子寻光去至佛所稽首佛足见世尊诸根寂定尔时德光太子以偈赞吉义如来而说颂曰
吾不久覩医王名 今者辄得见於佛 云何立在瑕秽行
皆能致得一切法 我向者夜中半时 从诸天闻佛无想 
适闻愁忧无复乐 何所是人无放逸 其失道者示正路 
诸无眼目得等视 今愿爲我现大道 慈哀疗疾使信净 
令衆贫穷得富乐 拘闭牢狱得解脱 断吾狐疑除诸结 
唯愿解说其道行 爲吾现正离外道 於闇冥中作灯明 
爲诸伤害除垢秽 愿大医王断吾疑 愿度脱我生死道 
断绝去吾诸所受 令得超度愁忧海 及以八道入大乗 
今寿命短法今尽 多有妨废功德行 无福之人不如愿 
今吾适开愿解疑 今闻导师惟决要 云何菩萨爲放逸 
能奉行佛尊妙道 度脱人民生死恼 
佛告頼吒和罗尔时吉义如来知德光太子心所念广爲解说诸菩萨行德光太子闻彼佛所说即得无尽緫持门逮五神通即踊在虚空化作妙华以散吉义如来上
尔时頞眞无王明旦闻太子宫中婇女啼泣声面即爲变便往到太子宫中问何故啼泣诸婇女答言德光太子不见不知所在於是王頞眞无闻太子不见即便躃地与数千衆俱而举声啼泣尔时城神来到其舍告王頞眞无言大王无得啼泣愁忧太子东去往见吉义如来稽首作礼跪拜承事王頞眞无闻神语声与诸眷属大臣及太子後宫婇女及八十四亿那术百千人东出往诣吉义如来所稽首佛足却住一面
佛语頼吒和罗尔时吉义如来知国王頞眞无意即爲如应说法令一切衆皆得不退转无上正眞道於是王太子德光白吉义佛愿佛受我清净饭食请施佛即默然受之德光太子语父母及诸眷属今愿仁者劝助城郭庄饰璎珞以奉如来不当有贪心有所惜也应时皆同心劝助放心布施於是王太子德光及眷属共奉吉义如来庄饰璎珞宫殿城郭心无遗惜日作五百种味以供养佛及比丘僧爲一切比丘以赤栴檀香及七寳爲房室以摩尼爲经行处於上作珍寳交露帐幔南北各有华树行列边有浴池中生优鉢华其边际清净无垢其华有百千叶设百千座一一比丘各有是具尔时德光太子令诸比丘不忧衣服亦不想他比丘独得衣被
彼於是亿歳中未曾睡卧不念所爱不贪其身供养於佛所念无异尔时未曾有想念於欲亦无诤乱心无所害不贪於国一切无所爱惜不贪身命内外无所着於是闻佛所说法皆悉受持不重问如来初不沐浴亦不洗足亦不以香涂身不起疲猒之意亦未曾坐除其饭食左右
吉义如来般泥洹已後即爲造起赤栴檀塔寺於百千歳供养所可闍维如来处以一切天下诸华诸香捣香杂香妓乐以爲供养起九十四亿塔皆用七寳珍琦之物以爲帐幔覆盖其上各以五百亿七寳盖供养诸塔及百千妓乐一切阎浮利诸华寳树用供养塔各然百千灯一一所然油其价百千及散一切香华如是之比具足供养亿歳中然後德光太子弃家学道作沙门着三法衣常行分衞初不预世事亦不睡卧了无衣食之心具足四亿歳中常惠法施未曾计有我亦不疑他人何况求供养亦无生死语爲衆说法不劝令生天上学是行已教授一切人及中宫眷属使爲沙门
佛语頼吒和罗尔时净居诸天心念言德光太子教授一切人皆令作沙门我等於是亦当作行供事三寳由是三寳得立而不断绝其吉义如来般泥洹已後其法住至于六十四亿歳皆是德光比丘所拥护其德光太子如是之比供养九十四亿那术百千佛
佛告頼吒和罗汝知尔时国王頞眞无不答言不及佛言则无量寿如来是汝知尔时德光太子不答言不及则吾身是也尔时城神者则无怒觉如来是
佛语頼吒和罗用是故菩萨大士欲得无上正眞道最正觉者当学德光太子之行寂寞之教捐舍恩爱无放逸之行我求无上正眞道时所行勤苦精进乃如是是辈无行者贪着衣食愁思无懈用供养故自远佛法所学无益污乱沙门坏菩萨法恣其身口意妄造所愿舍其本行贪衣被牀卧具病瘦医药无有慙媿之心不乐正行学无常之法不奉尊教远离佛行於道自弃意不乐解脱行
佛语頼吒和罗以是故闻此法已当觉了之弃恶知识莫与无行者相随弃诸贪欲佛尔时说偈言
学道贪利及饮食 即爲不乐十力行 弃捐於佛百德教 
用利供养堕他家 刚强弊恶无慙媿 自放恣堕诸贪会 
爲起尘劳堕邪行 便自说言我行德 身在闲居游於城 
利供养故作恣行 远於解脱空去地 以故当弃离诸有 
爲不敬佛及正法 远离衆僧诸功德 弃捐善道堕三恶 
爲失八百诸尊行 若有闻说是经者 审净其意常精进 
无数亿劫佛难值 当用是故如法行 其说得佛大乗者 
常思念是功德句 念已审尔一心住 当得无碍安隐道 
常立贤圣习观德 意念猒足自制心 汝等勿得捐善场 
当堕五道如痴人 习闲居止常精进 住莫自轻勿易他 
诃教己身寂其心 我本奉亿佛教诫 不惜身命意质朴 
精进於法行恭敬 我故常说此言诲 行是已後道不难 
闻是若喜大乗者 不能精进不乐听 其有智者乐此言 
後当弃恶及怨结 
佛告頼吒和罗若有菩萨行五度无极不如学是经奉行顺教彼之功德百倍不及学此经者
说此经时三十那术天及人发无上正眞道意皆得立不退转地七千比丘得无起忍漏尽意解
於是贤者頼吒和罗白佛言是经名爲何等云何奉行
佛告頼吒和罗是经名爲“离痴愿行清净”当学当持正士所乐决菩萨行具足诸义
佛说如是頼吒和罗诸天世间人民龙鬼神等皆大欢喜起前爲佛作礼而去
       佛说頼吒和罗所问德光太子经 依《乾隆大藏经》第48册 正文8372字. 圆理一校 念青再校 隆辉三校 智渡核阅
               余好建 沐手恭书  癸巳年春月
 
 

------分隔线----------------------------
  推荐内容  
·敦煌壁画经变图中的乐舞空间
  热点内容  
·中国书法家余好建沐手恭书天台山慈恩寺《白玉
·亚洲协会香港中心开幕展 --「缘生意转:佛教
·佛教对中国书法之影响
·佛教绘画的起源
·敦煌壁画经变图中的乐舞空间
                    

网站首页 | 联系我们 | 引擎收录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 2012-2015  佛法传播  版权所有  WWW.FO365.NET 正法久住 佛日增辉 ICP备案号:浙ICP备12010607号-1

联系地址:中国·浙江·杭州市天目山西路(上和路口)金成古街  电话:0571-88691727  邮编:311121